王春云:一个人的精彩(图文版)
作者:海 清 洪 涛    责任编辑:李洪涛
2011-10-18 9:17:16
 

  【作者手记】在浩化,有这样一个位老人:一头白发,白得没有一丝杂质,白得灿然夺目,白得熠熠生辉;一脸平和,平和得超然物外,仿佛一生无事可伤魂;一生勤勉,年过四旬自学日文,在电气领域堪称泰斗级人物,多次被企业返聘,古稀之年仍为浩化发展尽心竭力。年届八旬,腰不弯,背不驼,周身透着书卷气,一身工装穿出别样风采;一身儒雅,儒雅得道骨仙风、卓而不群,颇有谦谦君子风范;一人独居,独而不孤、笔耕不辍,常有作品见诸报端,颇有建树地活出每个年龄段的精彩。他,就是本文的主人公——78岁高龄的浩化分公司原电气工程师王春云。

 

  21年前,一场白血病,夺走了王春云的老伴。那一年,他刚好57岁。

  人,是要有伴儿的。相伴30多年,老伴说没就没了,搁谁都受不了。最初那段日子,王春云被悲痛与追忆啃噬着,同时对生死有了更深的思索。成了孤雁的他告诫自己:人,早晚都有那一天。那一天没来,就得好好活着。活着,就得做有意义的事。做有意义的事,就是好好活着。

活着,就得修身

  清晨四点半,迎着黎明登山、散步两个小时。月上柳梢,看完《新闻联播》洗漱就寝。与书为伴、洁身自好的王春云每天阅读、写作各两小时,累计发表散文、科普译作391篇(条)。老伴去世21年,不嗜烟酒的他连感冒都没得过。如今,78岁高龄的他,鹤发童颜、行走如风、思维敏捷、耳聪目明。

  跟王老聊天,是特别轻松、特别愉快的事儿。倒不是老人的博学多识、儒雅淡定,而是老人对生的思考、对死的感悟。老人听力特别好,聊的过程中不必刻意提高嗓门、控制音量,哪怕是有意识地放慢语速。视力更是了得,老人信手拿起一瓶康师傅矿泉水,连上面最小的字都辨认得出。难怪他平时在家看书、写字从不借助老花镜、放大镜。最令人称奇的是,1米78的他体重始终保持在138斤。初中时的衣服,古稀之年的他仍能穿。也有胖个五七八斤的时候,但都被有意识的减掉了。用他的话说“不为别的,就为健康” 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真不敢相信对面的他再有两年就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。说他60几岁,绝不为过。

活着,就得修心

  有钱没健康依然是穷人,修身不修心依然是病人。王春云修心养性,轻易不被外力所左右,更不会为琐事而抓狂。

  “不生闲气、不管闲事”是王春云的修心秘笈。用他的话说:没有不平的事,只有不平的心对于儿孙,他从不过于苛责。儿孙自有儿孙福,只要健康,自食其力就好;对于未来,他一直坚信“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明天一定比今天好,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。”他说,“中国是人口大国,约等于四五个不丹这样的小国。拿医疗、教育、养老来说,总有一个不断改革、完善的过程。发牢骚和讲怪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还坏了别人的心境,莫不如好好活着,慢慢等待并享受这个过程”。

  “谦卑坦荡、与人和睦”是王春云的处事哲学。有人的地方,就有摩擦与碰撞。被委曲被误解时,王春云总是一笑而过,很少解释什么。王春云说,“人是长长久久的,日子久了,大家自然明白我的为人了。我最大的优点是,从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强,更不觉得别人比我差。在我眼里,人不分三六九等,别人有缺点咱不去看,跟谁都没隔阂。”

  老人的心态,还体现在开荒种地上。地,在离家很远的北大河河岸上。别人种地天天看着还丢,气得不得了,甚至有心不种了。而他从不怕别人偷,觉得谁吃都是吃,只是让放牛娃帮着照看着,别让牛祸害了。结果,他种的地从来不丢。

  王春云不好交友,倒不是清高,而是觉得朋友不是交出来的。他说,真正的朋友无需吃喝宴乐。情趣相投了,推也推不开。比如,他与科普期刊的编辑就是素未谋面的朋友。

  生活中,书是他的挚友。他家里,目光所及全是书。他说,读书可以治病、养气,读不同的书可以治不同的病、养不同的气,如豪气、灵气、平和之气、浩然正气。而创作,则让他品味到人生的乐趣,享受着不可言说的愉悦。

活着,就得怒放

  泰戈尔有诗云:“生如夏花之灿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王春云,是个看淡生死的人。身边每年每季每月都有人悄无声息地逝去,他却一直以顺其自然的心态认真过好每一天。他就像一株幽静的文竹,远离喧嚣,独自开出自己的模样,吐出自己的芬芳。

  曾几何时,王春云的职业生涯绚丽而斑斓。在浩化分公司,王春云属电气领域泰斗级人物。30多岁,技高压群的他多次让贤,屡次拒绝电气主任的职务。他说,他只想一门心思把业务搞好,不希望用社会坐标来衡量自身价值。于是,很多老一辈浩化人以他为标杆,常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:“你看人家王春云,专业过硬,给官都不做,谁敢小瞧他?将来不管干啥,能独挡一面,照样赢得敬重”。

  老伴去世时,王春云已是浩化分公司电气工程师了。淡泊宁静、儒雅超拔的他,比同龄人晚退休两年:企业领导人恳请他留下来,继续为企业的电气设备保驾护航。王春云不辱使命,在既无原始资料、又无可资借鉴经验的情况下,搬出自己所有专业书籍挑灯夜战拿出抢修方案,使濒于瘫痪的热电厂2号发电机重新发出欢快的轰鸣,为完成年产20.6万吨尿素生产任务扫除了障碍。随后,历经不眠之夜,又一举攻克3700千瓦电动机因绝缘不好被迫停机等技术难题,使这台60年代先天不足的设备重又精神抖擞地投入生产。紧接着,“超期服役”的王春云先后被企业返聘,为企业“油改煤”工程指挥部、10万吨甲醇项目及“18·30扩容工程”前期筹备不遗余力地奉献着。直至2006年,73 岁的王老才从岗位上真正退了下来。

  时至今日,王春云仍退而不休,利用五年时间潜心研究、翻译日本科技信息杂志,倾心打造出一本近70万字的《科普文集》。其内容涵盖了电气、工艺、水处理、废热利用、静电、化工装置基础知识及应用等诸多领域,可谓化工企业的一本科技“百科全书”。         

  在国庆62华诞及“九九”重阳节即将到来之际,78岁的王春云欣然将这部凝结着智慧与心血的《科技文集》无偿献给企业。他说,如果这本书对企业生产经营及发展建设有一定帮助的话,他将倍感欣慰。

活着,就得精彩

  早年在《北京中等专业教师进修学校》(现更名为北方工业大学)时,王春云的一位恩师有这样一句话:“大事别急,小事别马虎。虚心踏实,少说多做。”当王春云一字一顿、一板一眼复述这段话的时候,他欣慰地给自己下了个定论:“这辈子别的不敢说,‘少说多做’这四个字,我的确做到了”。

  其实,除了少说多做,他还做到了几个常人很难做到的。比如,衣服每晚临睡前军人一样将衣服板板正正地叠好放到枕边,半夜有啥急事儿即使是停电也不会穿错;退休前,工作服每天自己一洗。快80岁了,照样开荒种地、自己洗衣服,而且将这些力所能及的劳动视为一种光荣。尤其是扛着锄头下地播种时,他真正体味到了陶渊明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怡然自得的诗意境界。每当吃着自己亲手种的不上化肥的菜,嚼着自己种的各种豆类及玉米磨成的杂面馒头,老人感到内心的那种成就感已演变成一种幸福。

  日子像流水,无声无息地向前流淌着。21年间,王春云紧关心门,谢绝了所有好心人的撮合,合适的不合适的一一婉拒,并颇有建树地活出了一个人的精彩。随着访谈的渐入佳境,我轻声而善意地抛出一个躲不开的问题:

  “不考虑再婚,是心理洁癖还是?”面对探寻,老人莞尔一笑“呵呵,头一次有人这么问我。不是洁癖,是惧怕。老伴得的是绝症,我没白没黑地侍候了四个月,还是走了。我送走一个了,不能再送一个。而且,孩子们对我都很好。别看我一个人,过得还精彩吧……”

     随着老人的郞声一笑,我们的访谈就此打住了。那是一段行云流水般的交流,从亲情到友情,从婚姻到工作,从生存到生活……对于访者与被访者来说,注定是一段愉悦的记忆之旅。

   那是九月末的一个午后,一缕缕秋日暖阳挤进窗口,静静地轻泻在老人的身上、脸上。恍惚间,我想到了这样一句话:一个人,往往代表了一个地域的风韵与气质。感谢王春云,他让我看到了脚下这方热土的未来与希望……

【组 图】

图片一:带着文稿去拜见王老的时候,他正在家中奋笔疾书。

图片二: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,全部是用铅笔写就。老人的一手好字,让习惯电脑敲字的我汗颜的同时,内心更多的是艳羡不已。

图片三:老人的被子,军人一样叠成见棱见角的豆腐块。老人说,他早年因成分不好,富农,没资格当兵。要么,他就是海军上将了。

图片四:昨天天气睛好,王老去翻地了,为明年春耕做准备。当晚,王老自己将翻地时的一身衣服全洗了。

  图片五:这些西葫芦(俗称角瓜),是王老今年的收成之一。老人今年共收得土豆150余斤,红豆、绿豆、黑豆各20余斤,夏天几乎没买菜,吃剩的都放仓房菜窖里了。

图片六:床头、书桌、柜子……目光所及,王老的家到处是书。书是他人生中最好的朋友,书是他心目中最美的风景。

图片七:这是王老捐赠给企业70万字科普原稿,一尺多高的草稿里凝聚的是老人五年的心血、一生的智慧。

  图片八:王老在各级报刊上发表的391篇作品更多的科普译作(日文),老人随手拿出几本国家、省部级的权威杂志,说收录在这里的都是比较有学术价值的。

图片九:老人最大的爱好除了写作,就是看书。

图片十:老人说,“科普创作是无止境的,所以科普作者永远是学生,是永远拿不到毕业证的”。终身学习,原来可以有这样一种解释。

 
 
 

一号彩票官网 版权所有
地址:一号彩票官网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